新宿車站為什麼這麼大?新宿同志酒吧見聞錄

「新宿駅」的圖片搜尋結果

不知道為什麼,以前工作的日本同事,雖然都是異性戀;但是都滿喜歡去同志酒吧喝酒。新宿的同志酒吧聚集在新宿二丁目,夾在新宿通和靖國通中間的仲通。短短的240公尺,居然開了450間的同志酒吧!


仲通:短短的240公尺,居然開了450間的同志酒吧!

因為之前沒去過同志酒吧(因為我不是同志),所以心裡對同志酒吧有一些奇怪的想像;去了以後才發現原來跟我想的不一樣。其實日本的同志酒吧都是很平常的小酒吧,媽媽桑大概就長的像拓也哥一樣。而且去過幾間之後我發現,怎麼每一間的媽媽桑都長的很像拓也哥?(難道拓也哥有一堆親戚嗎),媽媽桑旁邊通常會再加一名奶油小生,五官超精緻超帥的奶油小生,帥到男生會自慚形穢,女生會怨恨他為什麼是同志那種帥。

「二丁目 gay bar」的圖片搜尋結果
GAY吧其實很輕鬆,異性戀男生也可以來

大概是同志比較善於傾聽,酒吧裡其實就是喝喝小酒。然後唱卡啦OK 比想像中的還要輕鬆,
所以異性戀同事也會來這邊喝喝酒。

不過我今天要分享的其實不是同志酒吧,而是大家到新宿車站;難道都不會好奇:新宿是怎麼變成世界最大的車站嗎?所以我就問我朋友:「你覺得是"新宿同志酒吧"的主題有趣,還是"新宿車站怎麼變成世界第一車站"呢?」他豪不猶豫的回: 當然是新宿同志酒吧啊!

難道大家都不好奇新宿怎麼形成的嗎?所以我今想要一次講二件事:看大家究竟是對新宿同志酒吧,還是新宿的歷史背景有興趣!

新宿車站如何變成世界上最大的車站


德川家康搬家到江戶城---也就是現在的東京時,還是有被害妄想症,總覺得有人想打他,因此修築了一條甲州道路:

甲州道路

爲了萬一江戶城淪陷了,可以快速逃往甲府也就是現在的山梨縣。山梨縣在富士山的山腳下,我想應該沒有人有辦法一口氣從東京走到富士山吧,所以甲州街道上有三十八個宿場讓旅人休息。

傳說德川家康當年和家臣一起打獵時,可能那天心情很好,就對家臣內藤清成說:"你騎著那匹白馬,一口氣能跑多遠,圈出來的地,都賞賜給你";內藤看到主子的心情很好,完全沒在客氣的,騎著白馬就開始狂奔,從南方的千馱谷、騎東邊的四谷,再到北邊大久保、西邊的代代木,把超大一片土地圈了起來,因為是一口氣完全沒休息,白馬直接暴斃而死。

家康按照約定將這片土地賜給了清成,在內藤受封賞土地上蓋的新宿場,就是內藤新宿。明治維新後,大坂的坂改成了阪,武士再也不敢造反,新宿武家地逐漸荒廢被政府買下來當植物園,也就是現在的新宿御苑。

「内藤新宿」的圖片搜尋結果
内藤新宿還原
1885年日本鐵道品川線開通,新宿是當時四個站其中之一,接著甲武鐵道和京王線都連到新宿站,1923年關東大地震,地盤脆弱的銀座、淺草等下町地區災情慘重,新宿山手地盤穩固災害較輕微,再加上外地人口一直移入;當初內藤清成騎著白馬狂飆時,應該沒想過新宿會變成如此巨大。

「日本鉄道品川線」的圖片搜尋結果
山手線的變化
2015年 新宿車站每日平均載客342萬人,是台北車站的26倍,以上是極度濃縮版的新宿發展史
,不曉得你是對新宿的歷史有興趣,還是對同志酒吧有興趣呢?

說到同志,我其實有一些有趣的經驗!以前在無名小站時代,就常會同志朋友想要跟我做朋友,也有人會在PTT丟水球給我:"我是同志, 我想跟你做朋友"

我就回:"可是我不是同志哦"

他再傳:"有興趣的話 可以替你服務哦"

我回:"可是我對男生沒有興趣"

他就問了我一個很經典很有哲理的話:"你沒試過, 你怎麼知道你沒興趣"

我一時呆住,突然覺得他講的話有道理,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;不過,有些事情不用試也知道不行,後來我用了一些方法,就再也沒有同志朋友留言給我了,至於是什麼呢,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....

立刻看影片複習

葉州倫

Instagram